第02版:评论要闻

别让农民自建房处于监管盲区

  ■张贵峰

  

  8月29日9时40分左右,山西临汾市襄汾县陶寺乡陈庄村聚仙饭店发生部分坍塌,致多人被埋。救援工作于30日3时45分结束,救出57人,其中29人遇难,7人重伤,21人轻伤。当日,国务院安委会决定对此次事故查处进行挂牌督办,山西省人民政府成立调查组,对事故展开调查。

  在调查结果公布之前,对于这起事故发生的具体原因,我们不能妄断。但站在宏观的视角,考虑到涉事饭店是农民自建房的事实,仍不得不说,农民自建房屋安全质量不高,一直是相当普遍的现象;相应地,农民自建房坍塌事故也在全国许多地方时有发生——2016年10月12日,浙江省温州市鹿城区,一座4间6层农民自建房出现突发倒塌,造成22人死亡;2017年5月27日,山东济南市党家庄邵东村,一户村民在私自加盖二层房屋时发生坍塌事故,共有6人死亡;2019年2月16日,福建省福州仓山区盖山镇叶厦村,一砖混结构自建民房发生倒塌,导致3人死亡……

  农民自建房之所以容易滋生各种安全事故,原因当然十分复杂,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恐怕在于,对于农民自建房的监管存在明显的薄弱环节,甚至处于监管盲区。

  众所周知,在建筑质量安全管理领域,在设计、施工、监理等各个环节,有着一系列严格的法律法规加以约束,如《建筑法》《建设工程质量管理条例》《建设工程安全生产管理条例》等。但是,这些法律法规都不适用于农民自建低层住宅,在相关附则中均明确“农民自建低层住宅的建筑活动,不适用本法”或“农民自建低层住宅的建设活动,不适用本条例”。

  也就是说,对于农民自建房尤其是对两层(含两层)以下农民自建低层住宅,现行相关法律其实是没有约束力的,在这方面还缺少具有专门针对性的法律制度规范,目前对农民自建房的监管实际上处于某种“无法可依”的状态。这正如有媒体报道指出的:“我国尚没有明确的农民自建房规范出台。”

  在这种背景下,农民自建房普遍存在“三无”情况,即建房无设计图纸、施工队伍无资质、无施工监理单位。据媒体报道,此次坍塌的自建饭店,“房子都是拼接的,分三、四批盖成的”,“饭店坍塌的部分在第一层的基础上加盖了彩钢板房。坍塌部分从建筑一层坍塌,导致二层连带坍塌。”这一不断拼接、加盖的过程,是不是“三无”产物,非常值得质疑。

  就此而言,对于这起事故,除了查明原因、依法追责外,更重要的是尽快补齐监管短板,提高农民自建房的质量水平。务实地说,对农民自建房的质量要求不可能像商品房那样高,相关标准可以低一些,但总比没有标准要好;监管也可以灵活一些,但不能没有监管。

2020-08-31 4 4 嘉兴日报 content_17993.html 1 3 别让农民自建房处于监管盲区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