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版:评论要闻

对“硬币报复” 要有法律制约

  

  ■丁慎毅

  

  四川资中女子张某从一家医学美容公司离职后,通过劳动仲裁,获得共计6000多元补偿金。近日,她应约前往劳动仲裁部门领取补偿金时,公司方面却用三轮车拉来两桶硬币。她称,对方拉来的都是一角的硬币,还让她“一角一角地数”,因此认为公司这一行为涉嫌侮辱。

  用6万多枚一角硬币支付赔偿金,还要张女士“一角一角地数”,的确有侮辱的意味。但这只是从情理上说的,在法律上,却无法判定美容公司这一行为违法。正因如此,我们在媒体报道中时常见到“硬币赔偿”的案例:去年7月16日,被四川绵阳一家培训机构辞退的女教师张女士领取7500元赔偿金时,培训机构财务人员给了她15000多枚硬币;2017年5月,陕西西安市一家汽修公司用一捆一捆重达130多公斤的一元硬币支付了前员工李某的离职经济补偿金近2万元。

  用硬币赔偿,无非是为了发泄报复。在本案中,公司会计俞某表示,张某在公司上班期间“一直不能胜任自己的工作”,调岗也不同意,“我给钱,确实给得很不痛快,我没有说不给钱,但我觉得以任何方式给都没问题吧?”确实,用硬币赔偿不违法,只是想出口气,找心理平衡。

  这样的做法显然损人不利己。公司要凑出这么多零钱,还要和张某一起数钱,同样费时费力。从心理学上说,“谁跟我过不去,我也不让他好过”的报复行为,称为海格力斯效应,这种心理效应会导致人与人之间或群体间冤冤相报,致使仇恨越积越深,双方都受害。

  化解这种不良的心理效应及其带来的危害,不能指望每一个单位和个人都自觉,否则就没有这样的事了。那么,更好的办法就是用法律来堵住漏洞。

  一是通过完善相关法律,对赔偿金的给付方式进行限制,当赔偿金额达到一定数额时,明确规定不得使用硬币或较小面额纸币支付。英国《硬币法案1971》规定,只有在单次交易不超过20便士时,才允许使用1便士或2便士的硬币;5便士或10便士只能用来支付最高5英镑的交易;20便士或50便士最高只能用来支付10英镑的交易。这一办法值得借鉴。

  二是劳动仲裁部门在仲裁时,或法院在作出判决时,可以责令赔偿者以恰当的方式(如支票或转账)支付。在本案中,资中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相关工作人员表示:“我们仲裁了,具体他们怎么支付,我们就管不了了。”实际上,仲裁部门既然有法律范围内的自由裁量权,就应该从朴素正义观出发,依法作出合乎情理的仲裁,责令美容公司以方便受害人的方式支付赔偿金。

  

2020-09-16 4 4 嘉兴日报 content_20316.html 1 3 对“硬币报复” 要有法律制约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