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版:评论要闻

筑牢保护商业秘密的司法防线

  ■刘俐琨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日前联合发布《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扩充了侵犯商业秘密入罪情形,将因侵犯商业秘密导致权利人破产、倒闭等情形纳入其中,并将侵犯商业秘密的入罪数额调整至30万元以上,降低了入罪标准。

  侵犯商业秘密罪的入罪数额由之前的50万元以上调减为30万元以上,下降幅度很大,这意味着,很多原来属于非罪的侵犯商业秘密行为将由行政调整加重为刑事调整,侵权人将付出更大的法律代价。与此相一致,两高的司法解释还增加了入罪情形,将因侵犯商业秘密导致权利人破产、倒闭等情形纳入其中,使刑法惩戒侵权行为、保护商业秘密的范围进一步扩大。这些调整释放出强烈的司法信号:我国保护商业秘密的决心更大、指向性更强、手段更硬了。

  商业秘密是企业通过长期研发投入和市场积累所形成的具有知识产权属性的竞争要素,是企业知识产权组成中的核心竞争力。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商业秘密保护工作,2019年1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见》中明确提出要“加大刑事打击力度,研究降低侵犯知识产权犯罪入罪标准”。

  随着经济社会不断发展,侵犯商业秘密的案件越来越多。在司法实践中,各地司法机关对侵犯商业秘密罪的入罪情形、入罪数额、相关计算方法标准等产生了不少分歧和争议,相关刑事问责出现了定性及尺度不一问题,有些地方保护商业秘密失之于宽、失之于软,将一些涉嫌犯罪的侵权行为按一般侵权行为作行政处罚,甚至未作处罚。法律保护体系的漏洞影响了商业秘密的保护公平,降低了保护强度,不利于维护企业的商业秘密权益,也不利于营造鼓励研发与创新的法治氛围。

  针对这些问题,两高的司法解释一一作出了回应。一是明确了侵犯商业秘密罪的入罪情形和门槛,二是明确了不同情形下侵权损失数额和违法所得数额的计算方法和标准,三是明确了“盗窃”“以不正当手段”等侵犯商业秘密关键词的定性特征,四是明确了诉讼程序中保护商业秘密的原则和方法,五是进一步明确了惩戒标准。这一司法解释的出台,划清了保护商业秘密的司法红线,既有助于相关企业或人员增强保护商业秘密的自律意识,也有助于司法机关统一办案尺度,加大办案力度,增强办案的规范性、准确性、公正性和权威性。

  两高的司法解释进一步筑牢了保护商业秘密的司法防线,完善了产权保护制度,对遏制侵犯商业秘密行为、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统一司法实践认识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强化刑事问责的价值不仅在于守住最后一道防线,还在于对保护商业秘密的各个环节产生倒逼影响,并最终起到提升商业秘密保护质量、为企业激发研发热情和创新活力赋能增值、维护公平竞争秩序、优化营商环境、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司法效果和社会效果。

  

2020-09-16 4 4 嘉兴日报 content_20317.html 1 3 筑牢保护商业秘密的司法防线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