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版:烟雨楼

※声音

故事是假 情感是真

——《可可托海的牧羊人》随谈

  

  

  

  ■吴书雷

  

  那夜的雨,也没能留住你

  山谷的风它陪着我哭泣

  你的驼铃声,仿佛还在我耳边响起

  告诉我,你曾来过这里……

  

  要说当下最火的歌曲,那一定是今年春晚上,来自辽宁的青年歌手王琪演唱的《可可托海的牧羊人》。这首歌讲述了在美丽神奇的可可托海,牧羊人与养蜂女相遇相知相爱的故事。本来他们应该有圆满的爱情结局,可是养蜂女为了不连累牧羊人,断然在一个凄风苦雨的夜里不辞而别,只留下牧羊人在无尽地等候。有情人难成眷属,令人唏嘘不已!

  尽管这个为爱离别的故事十分感人,也很凄美,但故事是虚构的,这也得到王琪本人的证实。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假故事还那么扣人心弦、催人泪下?因为情感是真的,正所谓“感人心者,莫先乎情”。

  整首歌画面感很强,夜雨、山风、驼铃、雪山、戈壁、杏花、姑娘等数个意象交织营造了美丽忧伤、缠绵悱恻的氛围。歌词好像写的都是人、事和景,但无处写的不是情。也许作者在无意间运用了许多赋比兴的手法,颇有《诗经》的遗风,很有感染力与音律美。

  歌唱家刘欢听过此歌后兴奋地竖起大拇指点赞:“这是我目前为止见到写得最漂亮的歌词,太漂亮了,是神来之笔!”刘欢的盛赞可能有奖掖后学之意,不见得真有那么高的水准。不过这首歌一夜之间火遍大街小巷,就连我们这些中年人也感到余音绕梁,自有其独特的魅力与张力。

  要知道我们这些人经过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是很见过一些“世面”的。那是一个堪称流行歌曲的白金时代、经典音乐的井喷时代,也可以说是百家争鸣、万紫千红的时代,罗大佑、李宗盛、齐秦、童安格、潘美辰、刘欢、韩红,个个都是才华横溢,哪一个不比王琪响亮?随便举一下潘美辰的成名曲《我想有个家》,其震撼力、收割力、席卷力,恐非王琪的《可可托海的牧羊人》可比。即便如此,王琪的横空出世,仍然令我们真心叫好!毕竟歌坛经20余年沉寂后,终于迎来了小高潮、小阳春、小复兴!

  那么王琪的歌到底好在哪里呢?窃以为王琪的歌真挚、清澈、高远,歌词直抒胸臆,曲调婉转流畅,声音高亢嘹亮。比如写给父母:“是不是我们都不长大,你们就不会变老。”又比如写给恋人:“我翻过了雪山来到了草原,只为在你出嫁前再看你一眼;妹妹你要做一只绝情的雁,哥哥做胡杨等你三千年。”王琪的歌之所以感人至深,因为他是用心在写歌、用情在唱歌。况且谁没有一段难忘的青春岁月,谁又没有一段或欢喜或悲伤或无奈或遗憾的爱情浪漫?所以当我们一听到王琪深情动人的歌声,便一下子击中心灵、触到泪点、欲罢不能。

  诗是感情的流淌,歌是心灵的呼喊。王琪虽然没有上过大学,但他有感情有灵魂,再加上有天赋有阅历,特别是闯荡新疆十年,大美新疆涵养了他的胸怀、情操与灵感。赋到沧桑句便工,情到深处自然浓,王琪能写出好歌便不奇怪了!

  歌如其人,王琪算不上高大帅气,但十分坦诚、阳光、低调,根本看不出35岁的他曾出身寒苦、屡遭磨难、备受煎熬。饱尝艰辛后的淡定,历经风雨后的平静,一夜爆红后的清醒,这正是他的难能可贵之处。可以相信像王琪这样的农村苦孩子出身,是不会轻易忘本的。

  王琪还很年轻,潜力还很大,预祝他在音乐之路上愈走愈远。

2021-02-23 ——《可可托海的牧羊人》随谈 ※声音 4 4 嘉兴日报 content_41408.html 1 3 故事是假 情感是真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