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版:烟雨楼

※节气·嘉兴记

雨水

  

  ■文、图 朱樵

  

  中国古代将雨水分为三候:一候獭祭鱼,二候鸿雁来,三候草木萌动。也就是说,在雨水的第一个五天,水獭开始捕鱼,然后将鱼摆放在岸边,像是在陈列祭品。第二个五天,可以看到大雁排成一字,从南方飞往北方。第三个五天,大地受到春雨的滋润,一些早春植物,随着地里阳气的上腾而开始生长。

  

  雨水,这是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尤其是在江南,会使人产生一些美好的想象。立春和雨水,只相差半个月时间,而窗外的景象,就完全不一样了。一阵阵细雨飘打着柳树,慢慢地,雨还没停,柳枝已经绿了,一种透明的绿色,似柳芽又像雨水,那种美,真可以终身难忘。所谓的江南烟雨,也许就在雨水的节气里,才能找到最真的感觉。少年时,曾经在这样一天的下午,去南湖边看朦朦胧胧的丝网船,在茫茫的水面上慢慢移动。那天回来,在细雨中的馆弄,似乎看到了一个丁香一样的姑娘……

  雨水节气的涵义,是天气逐渐变暖,雨量增多。北方一些地区可能仍在下雪,但地处江南的嘉兴,已经进入了真正意义上的春天,毛毛细雨不断,很多草木开始生长,春耕的时节也就到了。偶尔去一趟乡下,就会看到一些穿着蓑衣的农民,在细雨中劳作。冬季里在田埂边随意播下的蚕豆,这时已长出了粉青色的嫩苗。过冬的青菜也开始抽薹,农民在劳作后,往往会摘一些回去。这些,都是从前的事了,亲眼见过,也吃过刚从地里摘回来的薹心菜。现在当然不会再有了——谁还会在这样的雨天,穿一件笨重的蓑衣去地里劳作?不过,时令的蔬菜,现在反而比过去多了,不要说薹心菜,就是春笋也上市了。市场经济后,菜农比以前肯动脑筋,加上物流快,很多时令的蔬菜都赶在了时节的前面。常听人说,这种催生的外地笋味道不好,我觉得差不多,只要烹调得当,油焖笋还是那个味道,清香爽口。

  雨水的三候,主要是告诉人们,由于气温升高,雨量逐渐增多,万物开始萌动,春天已经到了。

  雨水节气里的习俗不多,也就一两个。一个习俗叫“接寿”,是祝愿父母健康长寿的意思。我们嘉兴一带也有,就叫“回娘家”。回娘家的主要礼品,是一大罐红烧肉,系上红绸带(也有用一整条红被面的),去看望父母时,女儿还得要说:“感谢父母的养育之恩。”如果是新婚回门,父母会回赠一把雨伞,让女婿外出奔波时能遮风挡雨。而在嘉兴,还有另一层意思,就是为女儿提供一把“保护伞”。在嘉兴一带,有了这个“保护伞”的传统习俗,女子婚后在家庭中的地位也似乎有点高。每逢女人的节日,男人们就会主动去买礼品、发红包和做家务。其实,女人么,也是爱面子,需要呵护,不要说你在节日里给她送鲜花、发红包,就是早晨给她买几个包子,她也会得意地在微信上晒出来:本来想睡个懒觉,谁知道某人一清早把早餐都准备好了,唉,真是拿他没办法!

  其他就是“二月二,龙抬头”了。节气是按阳历划分的,而“龙抬头”是农历的二月二,所以不是每年都能碰上,但隔三岔五的经常会碰在一起。“二月二”的习俗,在嘉兴就是剃头和放生。过去民间有种说法,年三十之前要把头剃好,到了正月里就不能再剃头了,一直要等到农历的二月二。这个习俗的由来,有好几个版本,我看了一下,都不是很靠谱。辞旧迎新,在龙抬头时去剃头,应该是希望自己在新的一年里有个好的开头。另外一个传统是放生,主要是祈求风调雨顺。每年在这个时候,就有人提着水桶,到西南湖边去放生,现在还有。嘉兴人放生,一般都是鲤鱼、乌龟和蛇。放生的人不一定要常年吃素,但放生过的东西,是绝对不能再去吃了。

  冬去春来,人体皮肤在逐渐苏醒,汗毛孔也渐渐打开,而春风较大的时候,尽管不是很冷,却能长驱直入肌体内部,人就可能感冒或并发其他疾病。所以,雨水节气的养生,并不是吃,而是捂。老人们常说的“春捂秋冻”,这是有道理的。嘉兴有句俗语,叫“雨水落了雨,阴阴沉沉到谷雨”。也就是说,在雨水这段时间里,阳光灿烂的日子不多,阴雨天不少,气温忽冷忽热,昼夜温差较大,过早脱掉棉衣或穿得太少,很容易着凉感冒。

  雨水时,嘉兴会有很多植物开始抽芽,但开花的依旧不多。在《二十四番花信》中,雨水节气开花的有:一候菜花、二候杏花、三候李花。有点遗憾的是,这三种花在嘉兴都没有开放。油菜花要等到下个节气,惊蛰时才会零零星星地开一些,而杏花和李花,起码还要再等两个节气才会开放。这时比较应景的花,是开得红红火火的贴梗海棠和白花花一大片的玉兰花。贴梗海棠花朵鲜润丰腴、绚烂耀目,既是庭园中主要的春季花木,也可以制成盆景,开花时能给新年里增添一点喜气。贴梗海棠的果子如鸡蛋般大小,到秋天成熟时,有一种白兰花似的香味,随手摘几个放在书案上,非常好闻。

  玉兰花也叫望春,名气很大,也很好看,但不宜在私家庭院栽种,因为它花期很短,没几天时间,一朝春雨,就弄得白花花的满地都是,有些伤感。清代时,嘉兴有好些人喜欢吃花,据地方古籍记载,还有百花宴什么的,玉兰便是其中之一。关于玉兰花瓣的吃法,清代嘉兴美食家顾仲在《养小录》中有记载:“面拖,油炸,加糖。先用爪一掐,否则炮(爆)。”因为对吃比较感兴趣,我也学着做过,做好了装在青花盆里,样子不错,家里人都好奇地围着看,却不敢吃。我自己尝了尝,吃不出什么好的味道,也就不再吃了。旧时的很多美食,书上写得令人垂涎三尺,真的吃起来也不过如此。

2021-02-23 ※节气·嘉兴记 4 4 嘉兴日报 content_41409.html 1 3 雨水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