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版:长虹桥

※千千情

我的辛丑年春节

  ■罗碧峰

  

  年前,公司工会给留嘉过年的员工发了顺丰快递代金券,我琢磨着给老家寄点什么。

  打电话回去,父亲正在和邻居们打扑克牌。电话里,感觉那边一屋子人,很热闹。

  “不用寄,不用寄,什么都有,你们顾好自己就行。家里准备了很多年货,地里的蔬菜也充足。”父亲匆匆撂下这句话又自顾打牌去了。

  听了父亲的话,我心里感到些许的安慰。

  今年是母亲病逝后父亲在老家独自一人过的第一个春节。我原本准备回去陪他几日,河北疫情发生后,父亲专门打电话来,让我不要回去了。“往返都要核酸检测,还有可能要居家隔离,影响工作,就别回来了。今年,村里在外地工作打工的,大都没回来。我们一帮老头老太在一起也很热闹,别担心。”

  我听从了父亲的话,但内心却仍然饱含着对家乡的思念和对父亲的歉意。

  我在“兆丰裕”挑选了三只酱鸭,老板娘听说我要寄回老家,很热心地帮我用真空袋包装好。嘉兴的酱鸭肥而不腻,酥软微甜,特别适合牙口不好的老年人。我让父亲自己留一只,一只拿去送给月娥姨,一只拿去给宝姨。她俩是母亲生前最亲近的人,一直惦记着我和我的家人。我今年过年回不去,只能捎点特产去问候一下她们。

  隔日,父亲打来电话,说酱鸭收到了,都很喜欢。还说,本房学红哥特地来邀请他,年三十去他家吃年夜饭,为这事都来了三趟了。学红哥还邀请了同样子女没有回家的大伯大妈、三爷(三叔)三妈。“这样吃年夜饭,比你们那里还热闹。后面几天也安排好了,你不用担心。”

  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心情顿时轻松起来。父亲几个兄弟家的孩子大都如我一样,读书后到外地发展。前些年,老人们都随子女在外带孙辈,这两年陆续回到老家颐养天年。今年这架势,可算给他们提供了一个“集体嗨皮”的好机会。

  “安顿”好父亲的春节,我琢磨着我的春节该干点什么。正好,前同事兼文友MsF给我送来一本书,说是嘉报集团“好书有约”的礼物,书名叫《好书有约——听名家谈读书写书》。

  这个假期里,我利用带娃的间隙时间,酣畅淋漓地看完了这部16万字的访谈实录。听骆玉明教授谈《诗经》,听傅杰教授论《论语》,听周立民讲巴金的故事,听身边的作家简儿、草白讲创作心得,真是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大咖们读书写书的分享和寄语,让我在这个孤独的假期并不寂寞。

  书中提到,青年作家文珍说:“不管用什么方式,我要抵达某种真实。”这句话一下子触动了我的心弦。写作是生活的一部分,生活是为了更好地写作,真实才是打动人心的那颗石子。母亲所学不多,生前经常教育我:“亲不过的人,冷不过的水。”这不就是“真实的打动”吗?我突然觉得,母亲是位博学者。

  而今,母亲离开我们已经四年多了,小爷(小叔)也在四年前那个大年初一的凌晨去了。他们的离去,留给我最切肤的回忆。为了让记忆更鲜活更真实,我在年初一的深夜,在手机上一口气写下3000多字的文章《小爷》,纪念他去世四周年。

  最是岁月更迭时,不忘相思不忘笑——这是两年前我脑洞大开想起的句子,却应了“每逢佳节倍思亲”的千古绝句。佳节之际,我不能回去给你们焚香烧纸,只能手捧带着温度的书,用咀嚼文字来抵挡思念你们的哀伤,用写些文字来感谢你们,你们的慈爱和教诲,照亮我的一生。

  谨以此文,纪念我的辛丑年春节。

2021-02-23 ※千千情 4 4 嘉兴日报 content_41473.html 1 3 我的辛丑年春节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