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版:长虹桥

※千千情

贴春联

  ■黄廷付

  过往那个大年三十的早上,噼里啪啦的爆竹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响个不停。我看到父亲把写好的春联在桌子上摊开,又在背面涂上早已和好的面糊糊。

  我踩着板凳,把门上残旧的春联扯下来。父亲用两只大手捏着春联上面的两个角,小心翼翼地贴在门上,然后两只手在春联上面慢慢拂着。正门上都贴好以后,又把厨房、衣柜,也贴上了,到最后再把猪圈和牛棚上也贴上了“六畜兴旺”这几个字。

  我看着父亲在红纸上写的遒劲有力的毛笔字,不由得念出声来:“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外挂黄金锁,内藏白玉珠”……这些都是父亲从他的笔记本上抄下来的,父亲的那个笔记本上写得密密麻麻,都是春联。那时候,我们村里的很多人家,都会在进入腊月以后把红纸拿来,让父亲帮忙写春联。所以,大年三十早上,村里各家贴的春联,基本都是我父亲写的。我每次路过左邻右舍家,看到他们的春联上让我熟悉的那些字句,都会感觉到特别开心,甚至有些得意。

  自从父亲去世以后,我也写过春联。但我看着自己在红纸上画得像小蝌蚪一样的毛笔字,不由自主就想起了父亲。我把自己的春联贴在门上,总感觉有人对我指指点点,后来干脆也像左邻右舍的人一样,从街上买那种精致的春联了。这些年,每个大年三十的早上,我都会提前从温暖的被窝里爬起来,端着母亲和好的面糊糊,先把新房几层楼的十几个门都贴好春联,再去老屋那里贴春联。

  老屋的院子里,有一棵石榴树和一棵樱桃树。它们肆无忌惮地把枝丫横在门口,地上的砖头缝里还长出许多野草。这时候,我总是会闭上眼睛,耳边不时地传来熟悉的说笑声——曾经让我引以为傲的父亲时而威严地教导我们如何做人,时而又像孩子王一样,带着我们在快乐的世界里遨游。

  猪圈里早已没有猪仔,只有躺在地上的犁和鞭子。牛棚上还残留着早已褪色的春联“六畜兴旺”,那是父亲的手笔。好多年没有养过牲畜,所以也没再更新过那张春联。每次看到这些老物件,我的心头都在流泪滴血。那一幕幕往事里,都有一个高大的身影——父亲。他矫健的身影一直在前方,引导着我慢慢向前进。

  关上老屋的门,如同关上了一扇心窗。我回头又望了一眼变矮的老屋,心头不由得涌起一阵酸楚。

2021-02-23 ※千千情 4 4 嘉兴日报 content_41474.html 1 3 贴春联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