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版:南湖新闻

新篁民间故事之绾结壶庐

  

  ■余 虹

  

  “何人巧夺结绳余,神物携从卓锡初。幻类悬壶来药肆,闭应引梦入华胥。牵缠世事原天定,解脱禅机总属虚。翻喜翰林陶学士,年年依样画难如。”清朝诗人戴宫桂诗句中之神物,为新篁“止止庵”所藏镇庵之宝:壶状绾结壶庐。

  “止止庵”位于新篁盛家兜东南角的葡萄滩,初建年代不详,重建于明朝景泰年间。掩映在桂树林中的尼姑庵,是一处女信徒修身养性的好去处,“止庵丛桂”也是新篁二十景之一。

  风景秀丽的“止止庵”,庵前小桥流水,岸边垂柳依依,四周桂树丛丛。山门旁的河道为玉带河,岸边的河埠是新篁内河游船码头至五湖、三泖的起始点。桂树花开时节,“止止庵”清净幽香,为游人必到之地。清朝嘉庆年间,张廷济、张庆荣父子两解元在一次“止止庵”赏桂后,张廷济欣然题笔为此庵书写了“止止庵”牌匾,并附诗一首:“小桥曲水到祇园,载得天香满画船。纵逊大观台上阔,也成一半广寒仙。”众多文人墨客在“止止庵”赏花观景的同时,也纷纷留下了赞美诗句。

  清代闵寅恭:“朝从海上看山归,乘兴还来款竹扉。丛桂共称斯地好,散花果见绕天飞。一瓯茗饮禅心静,半榻蒲团世虑稀。会得木樨无隐意,余音冉冉袭人衣。”清代周震:“兰若村南路,扁舟数问津。鸟啼云外树,花绕定中身。挥麈尘机息,烹茶禅味真。安心徐领略,长愿结为邻。”清代徐士燕:“僧庐咫尺古村南,同叩云扃次第探。洵是木樨无隐意,闻香好与静中参。”清代王元昱:“僧庐咫尺少追寻,为喜朋游思不禁。古佛坐禅人意静,老渔罢钓客谈深。晴窗日暖添蛛网,水槛风清送鸟声。几度欲来仍未得,村南怅望独长吟。”清代王宗恒:“木樨香动寂无声,夜坐空山待月明。禅意不关开口见,壶庐绾结是平生。”

  建庵初期,有一位锡金国的僧人云游至新篁葡萄滩,发现这“止止庵”与他心目中首选的寺庙胜地一致,便将他随身所带的宝物:一个丈许长的壶状绾结壶庐留在了“止止庵”,被僧众视为珍宝。这里的丈是古时计量单位,一丈等于现在的十米。因此,该种壶庐古时在西方被一剖为二,僧人们在水上当作舟船使用。此物在国内寺庙绝无仅有,“止止庵”因藏有此壶庐而名声大噪,四方信众纷纷慕名前来“止止庵”朝拜。

  此壶庐虽然样貌奇特,药用价值却非常高:子,可治牙龈或肿或露、牙齿松动,可治面目、四肢肿痛,可治小便不通、鼻塞,以及一切痈疽恶疮。壶庐壳则用于消热解毒,润肺利便,而且壶庐壳愈是陈年,疗效会愈高。

  这壶状绾结壶庐很奇特,虽历经了一长段的时间,却依然栩栩如生,就像是刚从藤蔓上摘下来一样,引得里中的三位好事者胡雄飞、孙君尚、沈毓嘉,决定动手尝试着培育出下一代的绾结壶庐。

  首先他们从壶庐的长柄处截取了一段准备扦插,发现其藤蔓非常软容易折断,于是小心翼翼学着给藤蔓绾了个结,扦插后结果枯萎了。发现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三人最后从瓜蒂处开了个小口,取出壶庐种子用土培植,可不管怎样育种还是没能成功。张廷济《竹田乐府吉壶庐》对此曾有明确记载:“结壶庐壶长丈许,中绾一结。前明中叶,止庵初建时,异域僧携留者。里中胡雄飞、孙君尚、沈毓嘉,求长柄种,仿绾之,柄辄折。拨少时,令柄软。绾而复种之,则萎。启其蒂,出子植之,亦不就。”“西方僧作渡海船,壶庐禅结壶庐缘。止止庵留三百年,不用汉书藏,不容五石剖。佛家心,仙家手,成之得之俱不偶。怪他到处问场师,长柄壶庐种可有?”清代李永清亦诗曰:“种出仙家若个栽,止庵旧物亦奇哉。看他长柄葫芦结,依样何人学得来。”

  可惜这三位里人没有将壶状绾结壶庐复育成功,不然的话,会使“止止庵”锦上添花,增色不少。

  可恨的是,1941年6月2日,日寇开始了大规模的嘉南大扫荡。日军动用整整一个龙井联队,集中兵力,分路向新篁一带大举进攻。在遭到新篁守军新编三十师黄权部与彭辅邹加属义勇军第一总队顽强抵抗后,于6月9日夜晚,又从海盐增调2000名日伪军,并调来了两架飞机,对新篁一地守军进行了狂轰滥炸。新篁的三处著名寺院“净湘寺”、“骑塘寺”与“止止庵”在这次战斗中被日军飞机炸成废墟,同时被炸身亡的还有在“骑塘寺”避难的800多名难民,“止止庵”的壶状绾结壶庐也随同一起被炸毁了。如果没有日寇的轰炸,现在科技发达,说不定还真能培植出一大批丈许长的壶状绾结壶庐,使之成为新篁的一大亮点。

2021-04-08 4 4 嘉兴日报 content_47814.html 1 3 新篁民间故事之绾结壶庐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