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版:远航

小舢板托举起淮海战役隐秘的“支前航线”

航行志

  蜿蜒曲折的海岸线上,满目皆是绿水青山、奇峰异礁、沙滩卵石、惊涛白浪,岸上厚厚尖尖的海草房泛着正午的青光,在黄色土地的映衬下显得十分耀眼可爱……距离嘉兴1000多公里的山东威海荣成市,“藏”着一个美丽小镇——俚岛镇。这里三面环海,海岸线长达40公里。

  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与一段封尘已久的辉煌历史有着不解之缘,终究在粟裕将军的话语里浮出水面——

  “华东战场特别是淮海战役的胜利,离不开山东人民的小推车和大连生产的炮弹。”

  山东和大连隔着宽阔的渤海海峡,当时的制空权、制海权被国民党牢牢掌握,大连的炮弹是怎么被运到山东的?

  在俚岛镇的胶东东海转运站纪念馆内,一张海域地图勾勒出了当年一条隐秘的“支前航线”。“解放军军需运输船从大连出发,驶入朝鲜海域,再由朝鲜海域掉头往俚岛方向出发。”战争的硝烟虽早已退出人们的视野,但70多年前惊心动魄的画面,仍深深印刻在83岁俚岛镇中我岛村老党员王振钿的脑海。加入战役支前的那年,他才10岁,每天跟着年长的同村人,来往于码头与前线之间。

  “俚岛是小港,几百吨的大船无法靠上码头,必须用小舢板来摆渡。小舢板长十四五米,最宽处约两米。每次一有运输船靠近俚岛港,村民们就争先恐后上前卸货,然后把物资送往前线。人多得耳朵贴耳朵,大家也不怕辛苦,鞋磨破了就光脚,脚指甲走掉了都不知道,80里地一天能走个来回。”王振钿娓娓道来。

  那是一串顽强不屈的血性烙印。

  那是一份生死相依的鱼水深情。

  1948年11月6日至1949年1月10日,60万人民解放军以摧枯拉朽之势,击败了80万装备精良的国民党部队,打出了“饮马长江、解放全国”的有利态势,创造了世界军事史上以少胜多的奇迹。66个昼夜的鏖战中,500多万群众奋勇支前,平均一名解放军身后就有9名普通百姓“护航”。

  民众捕鱼用的小舢板,汇聚成解放战争乘风破浪夺取最后胜利的巨大力量源泉。数百万支前民工和亿万解放区人民群众,坚定地站在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解放军身边,用血肉之躯开辟了第二战场和另一个前线。而当“家”与“国”的命运与共,充盈在每位百姓心中厚重的家国情怀,便成了坚固的防线和澎湃的冲锋力量。

  历史抉择:淮海战役军火物资转运“中转站”背后的偶然与必然

  淮海战役是解放军在兵力、装备都不占优势的情况下,同国民党重兵集团展开的决定性战略决战,最后以解放军的全面胜利而告终。而这场历时66天的战役中,民工的支前又是最动人心弦的一幕。陈毅曾说,500万支前民工,遍地都是运粮食、运弹药、抬伤员的群众,这才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真正的优势。

  淮海战役的胜利充分说明,党的根基在人民,党的力量在人民。正如2005年6月21日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同志在《弘扬“红船精神” 走在时代前列》一文中所阐述的:“‘红船精神’昭示我们,党和人民的关系就好比舟和水的关系,‘水可载舟,亦可覆舟’。革命战争年代,正是在‘红船精神’引领下,我们党从民族大义和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出发,充分发动并紧紧依靠人民群众夺取了政权,从此成为在全国掌握政权并长期执政的执政党。”

  很多人奇怪,山东半岛良港众多,有青岛、烟台、威海、蓬莱、龙口等,为什么淮海战役军火物资转运的“中转站”偏偏选择在半岛的最东端交通不便、路途遥远、不为人所知的荣成俚岛?

  历史在巧合中有很多必然。俚岛位于威海市东南30公里处,在山东半岛最东端,与韩国、日本隔海相望。胶东东海转运站纪念馆的讲解员告诉我们,当时胶东(胶莱河以东的山东半岛地区)没有解放,大部分区域为国民党所控制,烟台、青岛、威海等重要港口皆在国民党的把持之下,胶东的重要交通要道如胶(青岛)济(南)铁路、莱(阳)烟(台)公路也在国民党的控制之下。如果从大连的军工厂走直线航路到山东,极有可能遭到国民党军队海上和空中的围追堵截,而运输船队运载的都是急需的军用物资,若是这么个走法,太不安全。

  有史料记载,1947年5月20日,中共中央华东局致电中共中央东北局并中共中央称:“国顽近集中10余炮舰阻我烟台大连交通,已有大小炮舰30余艇往走,如无法保证海上交通安全,则运粮运药均很困难,望与友方(苏联)研究,打破国顽海上封锁办法,最好友方经派商船开至烟台将我方物件一次运送完毕并运回粮食物资,我们只能运用商人帆船星夜偷运部分。”

  从这段文字可以看出当时的运送方法是,粮食药品等生活物资以苏联商船为主力运送,解放军自身只能利用晚间秘密运送一部分。

  “俚岛是一个天然避风良港,南有外遮岛挡住东南风,西北有层峦小山削弱北风,只有东部一个口子,便于防止敌机空袭和军舰侦察,良好的港湾条件为登陆的隐蔽性打下基础。”听着讲解员的介绍,我们了解到,为了绕过国民党军的封锁,解放军采用了三十六计中的“瞒天过海”,先从大连出发朝东驶入朝鲜海域(或者公海),之后掉头沿西南方向朝俚岛进发,这样在开始运输的时候可以使国民党误认为是驶往朝鲜半岛的商船,从而放松警惕。同时,由于国民党军没有足够的舰艇对这一海域进行全面的封锁,疏而有漏,解放军的军需运输船就这样绕过封锁,驶向了解放区。

  “运输军火的大汽船船体有两层楼高,使用柴油,噪声很大。为了避免汽船声音过大,船上的烟囱都套上大桶作为‘消音装置’,减少船只被敌人发觉的危险,运输船要一天一夜才能到达俚岛港。”据荣成市党史研究中心工作人员介绍,除了“天时”和“地利”,俚岛港成为中转站还具备“人和”这一重要因素。俚岛老百姓跟着共产党走的信念十分坚定,只要党有召唤,他们一定响应和行动。为配合海防办事处和胶东兵站将军用物资及时安全地转运到前线,当时的荣成县委县政府逐级召开动员大会,提出“要人有人、要船有船、要车有车”“我们要与军火共存亡,保证把军火运到指定地点”的口号。这场声势浩大的军需大转移,组织严密、分工细致,从大船搬运到小船,从小船卸到岸上,再由岸上陆路运输,整个过程环环相接。当时老百姓的海草房也成为临时仓库,俚岛镇老百姓的房子几乎都做过解放军的仓库。

  俚岛港胶东东海转运站,就这样成为大连军火物资到山东半岛转运的第一站,也是胶东支前大军的始发点,更是淮海战役军火物资转运的“中转站”。

  人民信赖:百万支前民工共同书写“小米加步枪”战胜飞机大炮的奇迹

  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前方,有60万人马冲在第一线,那么,到底需要多少军需物资?

  粮食:每天必须保证500万斤,战役期间需要筹备9.6亿斤;

  弹药:除了部队携带量外,至少还得补充300万吨;

  担架:作战就有伤亡,需备20多万副;

  被装:渐入冬季,每个官兵至少一套棉衣、一双棉鞋……

  战局的扩大,战线的西移,使参战人数又一次增多。部队分散,前方与后方相距较远,运输线绵延几百里,又是隆冬季节,风雨交加,导致粮草、棉衣棉被等军需物资极度缺乏。

  显然,这些看起来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不是作战部队自己所能解决的。

  事实上,1947年全国土地会议召开,制定了《中国土地法大纲》。之后,解放区广大农村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运动。到1948年秋,在一亿人口的解放区消灭了封建的生产关系。广大农民在政治和经济上翻身以后,政治觉悟和组织程度空前提高。

  “宁可自己挨饿,也要让解放军吃饱饭。”“就是倾家荡产,也要支前!”成了老百姓自发的壮举。他们把最后一粒米送去做军粮,最后一尺布送去做军装,最后的老棉被盖在担架上,最后的亲骨肉含泪送上战场。

  “大家都是随身带着干粮出发,我拿的是母亲亲手做的玉米面饼子,渴了就在路上喝口河水。每次运输的距离都不一样,最远走到了文登的大水泊镇,脚上穿的千层底没几天就磨透了,和光着脚走没啥两样。”8岁参加儿童团、10岁参加支前的王振钿老人说,当年手推车送弹药的故事是他融入骨髓的记忆,“一定要完成任务”也是当时全村人顽强不屈的血性共识。有次下雨,大家怕淋湿了弹药箱,就赶紧去田里找树叶和秸秆,把每一辆小推车盖得严严实实。雨越下越大,路越来越难走,脚在水里泡肿了,他突然觉得脚趾一阵剧痛传来,原来是把脚指甲都磕掉了。下雪天就更不用说了,当时都没有棉裤穿,腿脚冻得青一块紫一块。

  天寒地冻的季节,成千上万像王振钿这样的支前民工冒风雪、战严寒,翻山越岭、长途跋涉,将军粮、炮弹及时运到前方。有的民工遇到雨雪天,就把自己带的蓑衣甚至脱下身上的棉衣盖在武器上;遇到山高坡陡、道路泥泞,不便推车,就卸下粮食,改用肩扛;粮袋破了,就从自己穿的衣服上撕块布把粮袋补好。

  老百姓有条不紊地组织起来,拧成一股绳,变成了民工队伍。他们把支前当作自己高尚的使命、神圣的职责和光荣的义务。有一首歌谣记录了当时万众一心的壮阔场景:“一条扁担两头弯,千里遥远来支前。一头挑的是白面,一头挑的是炮弹。白面送给同志吃,送上炮弹打坏蛋。”

  也许,战争的开始已注定战争的结局。

  “淮海战役取得伟大胜利的最后一个原因,是人民群众的广泛支前。支前民工达500多万人,遍地是运粮、运弹、抬伤员的群众。他们不惜倾家荡产,历尽艰辛,冒着枪林弹雨,忍着风雪饥寒,支援子弟兵作战。这是人民解放军的真正优势。”陈毅元帅在淮海战役胜利的报告中这样总结。

  是啊,军队打胜仗,人民是靠山。在两种命运、两种前途的大决战中,人民紧紧跟随共产党,用实际行动展示出人民的选择。人民的力量,正激励着我们在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征程上奋勇前进!

  

2021-04-08 航行志 4 4 嘉兴日报 content_47886.html 1 3 小舢板托举起淮海战役隐秘的“支前航线”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