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版:评论·融媒

不能让网络微短剧 从一开始就跑偏方向

  

  ■沈 如

  

  据报道,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将再次开展为期1个月的网络微短剧专项整治行动,以有效净化网络微短剧行业生态。连日来,微信、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相继发布关于整治违规微短剧的公告,下线离奇夸张、色情低俗等题材的微短剧。其中抖音处置的违规微短剧数量最多,已累计下线119部,处置抖音账号1188个。

  网络微短剧由短视频与网络剧嫁接而来,近年来受到不少网民的追捧,但其蔚为风行的另一面则是泥沙俱下。据统计,自去年11月以来,广电总局持续开展网络微短剧整治工作,已下线微短剧25000多部。主管部门和相关平台的整治行动传递了一个明确信号:决不能让网络微短剧变成粗制滥造、追腥逐臭的代名词。

  客观而言,网络微短剧供给的井喷式增长,反映了影视内容生产与消费的新趋势:“微”反映的是影视制作的轻量化特征,“短”顺应的是网民碎片化信息接收习惯,“剧”契合的是网民对趣味性的追求。对影视行业和内容生产者来说,网络微短剧试错成本低,变现机会多,随着商业变现形式渐趋多元以及平台分账机制渐次完善,这确实能带来新机遇;对观众而言,微短剧让苦“注水剧”久矣的人找到了“平替”,能给观众有别于长剧集的观看体验。

  但目前网络微短剧的故事呈现,经常被简化为对冲突点、爽点、爆点的简单抓取。追求爽感无可厚非,但若只有爽感却没有基本的责任感,那么网络微短剧很容易滑入粗制滥造、追腥逐臭的歪路。

  内容缺乏新意,还只是创作质量上的问题,挑动年龄对立、阶层仇视、地域歧视等则是价值观上的问题。从报道中可知,很多网络微短剧就是“毒鸡汤”的视频版本,所渲染的还是“恶婆婆欺负乖儿媳”“城里人歧视农村人”等情绪,而剧中的老人、小孩、孕妇、残疾人、农村人等往往是为渲染冲突而做铺垫的工具人,将剧情层层拨开,仍是贩卖焦虑、制造对立的老套路。更有甚者,故意用色情、暴力等元素追求感官刺激,用低俗恶俗情节去博取流量,却不“加载”基本的公共理性与文明观念,这显然是走到了“流量向善”的反面。

  网络微短剧“微”的只是体量,而非价值,“短”的只是时长,而非质地。制作者理应在追求爽感的同时抱有基本的是非观,在追逐流量的同时坚守责任底线。网络微短剧应当是文化消费品、精神营养品,而不能成为视频化的“毒鸡汤”。广电总局即将开展专项整治行动,无疑为各方敲响了警钟。网络微短剧尚属于新生事物,切莫从一开始就跑偏方向。

2023-11-20 4 4 嘉兴日报 content_182912.html 1 3 不能让网络微短剧 从一开始就跑偏方向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