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在线 - 嘉兴第一新闻门户网站 嘉兴日报、嘉兴广电联合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 嘉兴在线  >  人文  >  正文
小镇上的居民 | 冷月
2021-07-22 14:13

郭溪店上的民居  摄影  沈海涛


  在中国的版图上,叫“郭店”的地方很多,最有名的当数湖北荆门郭店,因出土的楚墓竹简文书而享誉史学界。我要去的郭店小镇位于江南,隶属于海宁,旧称郭溪。


  想去郭店是有一日读了吴晗就学于清华大学时编撰的《江浙藏书家史略》中提到了清代世居郭溪(郭店)的藏书家——葛继常,遂有了兴趣。那日和书友丽霞聊天,她是郭店人,似乎记得老街上有一葛氏古屋,但不知是不是我所要找的葛氏。


  而丽霞的父亲早年走南闯北,如今就在郭店镇解放北路上开着一家麻将室,偶尔修修钟表,也收集一些当地风土人情,便起了心思去拜访。


  是个盛夏的日子,周老伯的麻将室,正对着大街,门口煤炉上的水壶正滋滋冒着热气。三五个老人已经散坐着,看见我们一行三人,都笑眯眯:闺女今朝回来啦!丽霞一一打着招呼,周老伯穿着白色衬衫,神采奕奕,招呼我们落座。


  室内一侧墙上整整齐齐竖挂着五颜六色的纸张,上面写满了工工整整的毛笔字,另一侧墙上悬挂着三个二胡,临街有个修理手表的档口,一个走路稍显迟缓的老人家堪堪握着一只手表过来修理。


  也不知有没有修好手表,老人离去后,周伯看我们兴趣盎然,即从墙上取下写满毛笔字的纸张,铺满了一桌,为我们一一讲解。原来这是他自己书写的“郭溪八景”,分别是“西厢望月”“井泉闻钟”“雪弄残雪”“河南渔声”“韩弄乘凉”“聚秀聚书”“煤山夕照”“隔池观戏”,每一景下都注有一首七言小诗,周老伯眯着眼睛乐呵呵解说着这些遗落在时光里的盛景,骄傲之情溢于言表。


  除了周老伯的郭溪八景之外,在景泰十才子中占有二个名额的苏正和苏平兄弟俩均出自郭店,且才名远播,而苏平所作的海昌八景组诗里,有一首《郭溪春水》,亦是描述了郭店的风光,更是佐证了郭店曾经的辉煌:溶溶漾漾复粼粼,碧涨前溪过雨新。兰蕊带烟湘浦晚,桃花迎浪武陵春。


  仿佛是一场文化盛宴的开启,自此,郭店走出了诸多文人才子。别说是苏氏、葛氏家族了,就连明末清初在诗词及书画上独树一帜的才女李因,也曾在郭店生活了四十年。她是明代光禄卿葛征奇的侧室,葛亦是郭溪人,葛征奇去世后,李因寡居郭店。便是范西屏、施定庵这样的中国围棋之巅峰人物,即可让世人记住郭店。


  明嘉靖《海宁县志》载:郭店为海宁四镇之一,其余三镇为“硖石、长安、袁花”。时郭店“日出万布”,纺织业的兴旺发达,带动了各行各业的发展,繁荣至极。周老伯与我们谈起“煤山夕照”,便是这繁荣景象。所谓煤山,是油坊烧煤,差不多十年的煤渣堆积成的煤墩,当夕阳斜照之时,仿佛烁烁发光的乌金,成了郭溪人心里的煤(梅)山。如今自然是早就荡然无存,周伯大概指点了位置。


  听周伯讲着郭溪的故事,走进来一位精神饱满的老伯,丽霞说他是葛家的关坤伯伯,不知道与我想要的藏书家有没有关联。葛伯记忆清晰,亦极健谈,只是记忆到了爷爷这一代就变成了空白,在郭店,葛氏本是庞大的家族,追踪溯源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古街上依然耸立的二层葛氏小楼,究竟是谁,大概依然是个迷。


  盛夏的光阴,在几位老人的谈笑风生里,被拉长。我指着那咕咕冒着热气的水壶,不由建议:大家平时可以喝喝早茶呢。几位老人笑了起来:我们早上四五点就在这里喝早茶,到了七八点就会练练民乐,十一点开始打麻将。我方恍然大悟,原来墙上的二胡并非摆设。这市井之中,还留着一片才气,这小镇生活,倒真像是一饼老茶,活到深处,风烟俱净,从容饱满之际,味儿十足,又似少年般洒然。


  从周伯的麻将室出来,顶着烈日向西而行,路的的尽头,横卧着一条宽阔的塘河,路牌上书:郭溪街。北端是带转角的二层仙婆酒家,据说这里曾有仙婆桥,光阴荏苒,想来都唤仙婆,却早已物是人非了。南端,便是那二层古屋——葛氏民宅。没有任何资料显示,它究竟是哪个葛家?暑气颇盛,木屋紧闭,仿佛一个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闺秀,寡淡、沉静,全然不顾周遭世界。


  周伯指点的“煤山夕照”的位置,如今已是一片沿河绿道,树木葱茏,新修的天通大桥上,桥面开阔,长风浩荡,暑气随之消散。


  河流总是奔涌向前,沧海桑田间,唯有情怀依旧,对故土的那份情浓时的执念依旧。



来源: 作者:冷月 编辑:周伟达 责编:邓钰路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安装

在这里,读懂嘉兴

相关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