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在线 - 嘉兴第一新闻门户网站 嘉兴日报、嘉兴广电联合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 嘉兴在线  >  人文  >  正文
甜蜜的桃子 | 张瑛
2021-07-28 09:24

甜蜜的桃子  作者供图


炳君哥发我照片,说:“桃子又熟了,你快来采呀!”照片里的桃子撑破了纸袋,露出一抹诱人的浅红。小时候,暑假差不多过了一半,祖父就会收到叔公的来信,然后乐呵呵地宣布:“嘉兴公公要来海盐了。”我忍不住偷看祖父藏在抽屉里的信——牛皮纸信封,两张信笺纸,字迹工整清秀,用蓝黑色钢笔写就。我只记得开头的“遵祥吾兄”、中间的“弟将择日回盐……”和落款的“弟怀祥”。


过了几天,叔公真的来了,还挑来了两大篮桃子。叔公文绉绉的,瘦高个,他带来的桃子个个又大又香,一闻便会齿颊生津,咬一口,甜津津的汁水滴滴答答地往下掉。叔公住一到两个晚上便要回去,他记挂着家里的老小。祖父往两个空竹篮里各放一捆攒了一年的旧报纸,送他到轮船码头。


我曾天真地以为带了“嘉兴”两个字,叔公是在大城市里生活的。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有一年初夏,父亲搭了便车去探望生病的叔婆,我跟了去。吉普车在碎石路上一路颠簸,沿途所见,都是低矮的房子和大片的农田,空气中弥漫着水乡特有的潮湿味道。快到凤桥三星村时,汽车无法驶进弯曲逼仄的乡间小路,我们只好在路口下车,步行进去。经过一户户简陋的村舍农家,父亲忽然指着一幢木结构的平房说:“嘉兴公公家到啦!”


屋子里光线昏暗,叔婆病殃殃地斜靠在床上,床前一张小方桌上堆满了报纸和糊好的纸袋。父亲与叔公他们正寒暄时,门外跑进来一个十多岁的少年,留着小平头,冲我腼腆地笑。叔公疼爱地拍了拍他的后脑,介绍说:“这是我最小的孙子,叫炳君。”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记住了他纯真的笑容。炳君哥拉着我四处逛着,我满以为屋后会是一片茂密的桃园,哪知眼前只有孤零零的两株桃树,未成熟的小桃子半隐着。那年之后,叔公来我家送桃子时,后面都跟着小尾巴炳君。我也知道了,叔公送来的水蜜桃是从他家屋后两棵桃树上采的。吃着水蜜桃,汁水满手流淌,成了我童年记忆里最温暖的一幕。


一晃许多年过去了,有一日我在海盐县城天宁寺旁的早市上偶遇炳君,他坐在地上,大声吆喝着:“凤桥水蜜桃,不甜不要钱!”身旁边几蒸笼桃子圆润饱满,色泽光鲜,娇嫩欲滴,每个桃子都像从一个模具里刻出来的,令我满嘴酸甜。


天色昏暗的时候,炳君骑着大桥牌脚踏车,摇摇晃晃来到我家,把竹篰里卖剩下的桃子统统放在餐桌上,让我们着实过了一把嘴瘾。当时我刚参加工作,体会到了挣钱的辛苦。听炳君说,他已在海盐县城卖了十来天桃子了,每天一早从嘉兴凤桥那边骑自行车过来。我很惊讶:“你家屋后只有两棵桃树,哪来那么多桃子啊?”炳君哈哈地笑,眉毛都弯了:“改革开放你晓得哇?承包到户后田里也可以种桃子树哩!桃子树种得多、桃子长得多,来不及卖。”


又过了几年,炳君忽然开着两轮摩托车,来到了我家。车架上绑了块木板,几个蒸笼整齐地叠加在一起,不用问,那里面定是我最爱吃的水蜜桃。惊喜加上一丝歉疚,我向炳君表示谢意。我们各自成家以后,一年难得见上几面,是水蜜桃,把岁月压缩成一个漫长的夏天,让亲情不断延续。“一点心意!一年一次啊!”炳君说。炳君又说,摩托车装桃子太少,他有买汽车的想法了。


时光飞逝,炳君卖桃子用的交通工具,从最初的轮船、自行车到摩托车,直至汽车,飞旋的车轮将距离一再缩短。我忽然又想起以前叔公每年来送桃子,坐轮船从凤桥到海盐起码半天。


炳君哥喝着茶,笑眯眯地看我把三个水蜜桃一口气吃完,问我:“甜吗?”我说:“甜,甜!”炳君哥笑得厉害了,笑出了道道绉纹。我看见了他黝黑的脸上的疲惫和苍老,但他神采飞扬着。


桃子很甜,但我知道,炳君哥和他的家人做得很辛苦。


回忆往事,炳君哥说:“以前桃子上市,我跟着村里人,赶紧拿到嘉兴城里去卖,桃子不耐储存。隔夜必须采下、放好,早上天没亮,我们就挑了蒸笼出发,走到余新的码头,乘轮船,再到市里。桃子是不愁卖不掉的,但是晚上回家,天都已经暗了,还得摸黑采桃子,第二天再去卖……”


长我两岁的炳君哥,有着我从未经历过的艰辛。


“现在有了摩托车,开一趟海盐半个小时就到,我开的是幸福牌摩托车,过上了幸福牌日子 。”炳君哥带着逗趣的话语里充满了水蜜桃般的味道。没想到种水蜜桃、卖水蜜桃的炳君哥,连说话也甜言蜜语了。我也跟着逗乐:“等你开上了汽车,那日子是啥牌子的日子呀?”炳君哥终于哈哈大笑起来。这些年,他将叔公留下的桃园扩大了几倍,盖起了新楼房;后来又把叔公种的桃树全部嫁接成新品种,“湖景”是主打品种,桃子味道比之前的“玉露”,更加甜美,供不应求。


又一年桃熟时节,炳君哥真的买了辆面包车,把装了礼盒的桃子放在汽车里,运往各地销售,生意越做越大了。那天他把汽车开到我家屋前,把喇叭摁得嘀嘀响。


水蜜桃的甜蜜,总会唤起我珍藏的记忆。


许多年没去炳君哥家做客了,炳君哥邀我们再去他家采桃子,还发来了导航定位,我们很轻松地到达凤桥镇。在宽阔的马路上,我的左边是高楼林立的繁华都市,右边是一望无垠、桃树的海洋。我对着地图看了又看,确信自己没有走错路,印象中,凤桥的过去和现在,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三星村,宽敞平坦的水泥路一眼望不到尽头。两边绿树成荫,一幢幢漂亮的别墅前摆满了桃子摊。相似的房型,相同的停车场地,让我们找错了人家。幸好炳君哥读大学的女儿及时走出来迎接,给我们带路。


炳君哥夫妇平时在外打工,每年七八月份必停工,全身心投入到桃园中。如今他们出售桃子的方式又有了改进,通过微信接订单,按要求送货,甚至可以通过物流冷链发到全国各地。


桃园深处,炳君嫂握着剪刀,猫着腰,穿梭于树与树间。哥嫂不停地催我们随便采、放开吃。那么大桃园,那么多桃子,我们怎么吃得过来啊!


我想摘个玉露桃吃,不知哪棵才是。炳君哥指着不远处:“诺,那边树干最粗的就是!老树长的桃子,我们不卖,留着送人和自己吃!”


仔细端详着老桃树,我心里油然升起一股莫名的感动——感谢大自然的馈赠和这世间美好的一切吧!我轻轻地摘下一个水蜜桃,去纸,去皮,入口,酥软、鲜甜。



来源: 作者:张瑛 编辑:周伟达 责编:邓钰路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安装

在这里,读懂嘉兴

相关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