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在线 - 嘉兴第一新闻门户网站 嘉兴日报、嘉兴广电联合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 嘉兴在线  >  人文  >  正文
最忆月河巷|顾岳希
2021-09-14 13:13

最忆月河巷

同学提议去月河转转,这几天人不多,我就答应了。答应归答应,心里却想着平日里月河人山人海,完全看不到景色,不由得几分扫兴。何况又是冒雨前往,更加烦闷。湿淋淋的月河小巷,能余几分风韵?却没想到人数寥寥的月河小巷一扫我的疑惑,交上了一份满分答卷。

 

平日里,熙攘的人群,给那仿佛只有白墙黑瓦、与河水颜色相同的青石板路的月河,平添了许多红火的热闹。可你见过雾霭迷茫、细雨如丝、空无一人的月河小巷吗?

 

踏上青色的石阶,在荷月桥上驻足片刻。向左看,一艘小船静静卧在水面上,雨丝打在船篷上,顺着篷布的纹路绘成水珠,从篷沿滴落在河水里,“滴答”激起一圈圈涟漪;向右看,河面一抹清寒的墨绿,向着前方延绵过去,直到被一株老柳树遮挡住,但那抹绿色,并没有流尽,它还在流淌着,同你全身的血液一起一直流到你心头里去,同时你心中萌出了一种不合时宜的情感,对那株挡住视线的老柳树多了几分恼怒,但是你心里也明白,世上的大多数美景,就像那抹墨绿,若全都看尽了,也没有什么意思。好的坏的总要留一眼给念想,尽管那水色是看不厌的。

 

现在你已经饱览荷月桥上所能看见的景色。于是你走下桥去,才算是真正踏进了月河巷,当你走进月河,大多数时候,你会发觉自己的衣着太过艳丽,其实也没有怎样艳丽,只是这白墙黑瓦,青石板路,都显着一抹单薄的神情,哪怕只有一点点张扬的色彩,都是对这种令人心碎的美的一种“亵渎”,就连卖茶叶蛋的小饭馆,用竹竿挑在外头的鲜艳的酒幌,也被这气韵给换成了素雅的朱红鹅黄。

 

往巷子的深处走,你或许会觉得空无一人的月河巷太过单调,这时,巷子深处就应该出现一些生活的气息。你最先想到的可能是一个身着素色汉服,眉宇间恍若隔世神情的女子。然后你大概会想起眉目清纯,一袭白裙,手里打着透明雨伞,脚上的坡跟鞋“滴滴答答”和着雨声敲在青石板路上的那个丁香似的姑娘。但最后,你会发现这小巷最需要的却是一个普通的东吴水乡老妇。老妇人,可能拿着蒲扇的扇柄敲着竹凳的凳脚,可能又用着蒲扇给小孙子扇凉风、赶蚊子。她的穿着艳丽又土气,但却是唯一不与那白墙黑瓦青石板违和的色彩。不只是因为她脸上那抹安逸的神情,还有这幅似曾相识的景象,你会想起故乡同样白墙黑瓦的老屋,或是昏暗灶间里揭开锅盖时,一股饭菜的香味。大抵,是你年少时生活中的一幅幅景象,没有画美丽却比画更加令人动容。因为童年记忆中的那些满目单纯的情感是无法用所谓的美感去计量的。

 

你又往前走了一段路,却又不愿再往前走了。因为你已经踏上最后一块青石板,再往前一步就是柏油路面。心境受过这番宁静的洗礼,便不愿再回到喧嚣的城市里,只想在这朦胧烟雨中徜徉终日。

 

满分的月河,没有崇光泛彩的景物,没有红火热闹的街市,甚至连人都只是寥寥数个。但月河却以她素净雅致的风貌给人以宁静的心绪,同时她用一段单纯的童年回忆,牢牢地抓住异乡人的心,不由得留住一丝乡情。

 

这就是月河最朴质的话语。

■嘉兴市秀洲现代实验学校2012班 顾岳希 指导老师 顾 佳)


来源: 作者:顾岳希 编辑:赵宇微 责编:邓钰路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安装

在这里,读懂嘉兴

相关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