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在线 - 嘉兴第一新闻门户网站 嘉兴日报、嘉兴广电联合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 嘉兴在线  >  人文  >  正文
《长恨歌》里王琦瑶的故事,是流言和真实的对弈 | 徐盈哲
2021-09-14 09:02

《长恨歌》电视剧照


夏日的南方都市,暑气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偶尔路过的一阵风都是粘腻的。上海老街上铺天盖地的梧桐树,也遮不住强势的阳光,一幢幢老式红楼的屋角,散发着滚烫的气息。


位于黄浦区的思南路在上个世纪初叫做马思南路。如今依旧保留着大量带着旧时代印记的建筑。只是,它们大多并不那么容易亲近,门外往往贴着一张“私人住宅、禁止入内”的告示,里边儿那栋复古的小楼便仿佛有了天生的距离感。连从雕花栅栏里伸出的几支红玫瑰,亦是居高临下的姿态。不过,这些老屋也并非都那么高冷,也有些院门只虚掩着。偶尔有好奇的路人走近,也不会被阻拦。楼与楼之间有个小弄堂,绳子上晒着衣服,拖把架在窗框中,头顶是盘根错节的电线。这栋楼的入口大概是连着一条走廊,有住客外出归来,很快隐没在一片黑暗里。那幽深黑暗的甬道,给一切蒙上了神秘感,不知里边藏着多少新的旧的故事。这一瞬间,便想起了《长恨歌》里的上海弄堂,那流言丛生的隐秘世界。


王安忆小时候就住在思南路附近的某个弄堂里。这就难怪她能把老上海的种种标志元素,描绘得如此精妙。小说里的那些人物,或许是从长辈口口相传的故事里听来的,也可能就是每天早晨会经过她家门口的某某某。总之,你会很容易地相信,的确有这样的人存在。


王琦瑶的故事,是流言和真实的对弈。在流言的国度里,王琦瑶是带着光环的传说,灰姑娘摇身一变成了上海三小姐,从逼仄的弄堂住到了豪华公寓。选美比赛的优胜者,大人物曾经的女伴,美貌的单身贵族,足以令好事者心生窥探的欲望。然而剥开那些华丽的外表,真实的她仍不过是一个渴望“郎心似铁,终身有靠”的普通女子。这是王琦瑶的“里子”,也是她内心想要的实惠。然而,她又并不愿意将这种想法大方地示人,偏要粉饰出一张专给别人看的面子。哪怕因这面子,令旁人误解了她、伤害了她,也在所不惜。因此,那流言,既有为他人所捏造的,更有她自己添的几把火。这些流言日益庞大,最终将她整个卷了进去,变成其中的一粒小小的尘埃。


如果说,王琦瑶是开启故事的人。那么终结故事的人,就是长脚。谁又能想到,这个连姓名都没有的人,竟能摧毁一个传奇呢?长脚与王琦瑶从任何层面上看都不是同一类人,但有一点却是相似的,就是包装自己。王琦瑶的表演多是在精神层面,长脚却错把生活当成了舞台。长脚永远有两副面孔,白天他扮演着大肆挥霍请客吃饭的暴发户,晚上回到家却蜷缩在散发着油腻味的床上。长脚实在太入戏了,为了保护好人前的角色,甚至把自己都给弄丢了。用钱堆砌起来的外表,将他送上了一条不归路。长脚终其一生都想成为流言里的人,最后换来报上的一则社会新闻,不知算不算是求仁得仁。然而这结局,于人于己皆是一场惨剧。


王琦瑶是个聪明人,长脚也并不蠢笨。然而这些聪明人却过不好这一生。他们先是被流言所绑架,接着又甘愿被俘虏。这一切较劲只苦了自己。然而书中还有另一种人,与他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例如薇薇,尽管常被自己的亲娘形容为“不用脑子”的糊涂人,却是活得自得其乐。糊涂人其实并不痴傻,他们全由着心,从不欺骗自己。薇薇懒得去做那流言里的弄潮儿,连时尚也不过是从俗入流即可。肆意挥霍时光,说爱说的话,做喜欢做的事,绝不亏待自己。糊涂福与聪明祸,全系在人的一念之间。


流言其实是面子的代名词,是虚荣或是软弱做了它的帮凶。它们或许令人如临大敌般手足无措,可如果你视若无睹,那它便轻如浮尘,阳光一照就散了。要知道,别人口中的你,根本没那么重要。做你自己,让流言跟着屋顶的鸽群飞去吧。


来源: 作者:徐盈哲 编辑:许金艳 责编:邓钰路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安装

在这里,读懂嘉兴

相关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