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版:新青年

生活里处处都是诗

  ■漆嘉颖

  生活里的每一幕都是诗,我们每时每刻都在感知这个世界的温度。

  ——题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都不写诗了。每个阶段的作文题目总会供你两个选择,而写诗总是孤零零地放在第二个选项。那时候作文要求是八百字,而写诗只用写三百字就好了,尽管这样,也很少有人选择写诗。

  “怎么不写诗啊?”

  “老师没教啊!”

  “老师怎么会没教呢?语文课上那么多现代诗歌、古代诗歌,哪一首不是一个字一句话地分析,哪一段表达了什么感情,哪个地方是情感转折点?这些怎么会没教呢?”

  “老师只是教我们去鉴赏这些诗歌而已,让我们读几遍原文,再小组讨论,找出情感表达的技巧,最后小组派人回答问题,老师再解答。有时还会找几个声音好听的同学带着感情朗诵一遍,我们总是捣蛋,忍不住在下面笑,久而久之老师也就不让人读了,偶尔放放朗诵的视频给我们看。再说了,语文书上的诗歌作家可都是名垂青史的天才诗人,我们不过算是认识几个字的普通人,我们当然写不出来了。”

  “就算是这样,那也可以尝试着开始写诗,没有哪个作家是一开始没有任何练习就能够写出好诗的呀?”

  “有什么必要呢?中考又不让写诗,高考也不让写诗,我练习这个不如多积累素材给议论文丰富论据呢,说不定还能得个作文高分。”

  我无数次在脑海里和自己对话,思考着这样一个被人说是“咸吃萝卜淡操心”的问题,又或许是主观因素在作怪,我总想和自己“较劲”个明白。

  直到前段时间迷上了综艺《十三邀》,最喜欢的一集就是“许知远对话西川”。西川和海子、骆一禾并称上世纪80年代最伟大的诗人。海子和骆一禾英年早逝,而西川这些年也是饱受争议。他在节目里说:“现在的人面临两种道德,一种是生存道德,一种是文化道德,当二者相互冲突的时候,我也会把生存道德放在前面,先活得体面一点。这一定是有巨大的代价的,但是干什么都有代价。”现在的人们为什么不写诗了?如果说写诗是一种文化层面的道德,那首先得生存才能有生活。

  中国现在处于高速发展之中,每个人想要生存就得跟着时代的道路向前走。社会需要什么你就做什么,乍一看可能觉得社会怎么这么“不讲理”,实则这才是普通人的最佳选择。你要活在这个世界上,自然要去熟悉这个社会,而不是让社会去适应你。教育所产生的一些基础的技能让我们能更好更快地适应这个社会,但至于之后怎么发展,还是全凭自己的本事。

  我忽然对自己前面有些情绪化的结论有了愧疚之感,生存是人性的本能,而不是社会逼迫的。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完全把自己放任在时代的洪流当中,我们可以试着甘愿去做一颗有思想的螺丝钉,在学会生存的过程中也学会生活。现在看来,之前觉得大家都不写诗的结论,真的过于狭隘。自己不写诗,并不代表大家都不写诗。自己没有体味到生活中的诗意瞬间,但这个世界上热爱生活的人依旧很多,只是我不知道而已。或许很多人会和我一样,眼界局限了思维,思维又限制了能力,这样就形成了一个闭环。

  所以啊,试着把自己放空,先暂时摒弃那些功利性思维,放下内心积郁的成见,让生命的活水细细缓缓地流进身体里面。早晨起床推开窗户,不要急着去洗漱,先享受自然里的第一口清甜空气,想象着我们的气息热闹了这片土地,软软的风儿给出了回应,抚在脸上,酥酥麻麻的。晚上上完课去操场跑步,不要急着带上耳机去隔绝这个世界,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喘息上,自己摇摆的双臂上,自己跨动着的脚步上,听听它们和自然融成的交响乐。我们每时每刻都在感知这个世界的温度,生活里的每一幕都是诗,不一定要把它写出来,可以直接用心去感受。

2021-11-25 4 4 嘉兴日报 content_82781.html 1 3 生活里处处都是诗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