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版:综合

□《秀洲八旬教师重操旧业为花甲老人上课》后续

他为记录秀洲发展写下40多万字

  

  ■记者 金 艳 通讯员 乐 伟

  

  一台电脑、一架钢琴、一摞摞厚厚的书籍……在秀洲区新城街道木桥港村的一幢农民房里,80岁的周振明戴着一副老花镜,腰杆笔直神采奕奕,认真地翻阅着一本《中国共产党秀洲历史(1983—2002)》。

  除了连续四年为花甲老人上课,周振明还有另外一个身份。2008年,经新城街道推荐,周振明被秀洲区政协聘为文史研究员。多年来,周振明在从事秀洲区文史资料的发掘、征集、编辑工作中,无论寒冬酷暑还是风霜雨雪,他总是热情参与,努力探究,积极思考,认真撰写。

  “文史研究员是个什么职务?就是个不拿工资的文史资料撰稿人。”周振明告诉记者,他生于解放前,亲历了半个多世纪,自己的所见所闻都是文史资料。

  虽然年过八旬,周振明依然勤耕不辍。至今,他已经写了上百篇文史材料,分别刊登于《秀洲文史》《嘉兴市文史资料》和《浙江省文史》等刊物上。他还编辑出版和编印了《里仁桥畔水流声》《记住乡情》《遵命集》3本文史集,共计40多万字。“文史写的是亲历、亲见、亲闻之事,具有存史、资政、团结、育人的作用。”他说。

  2016年,周振明撰写的《里仁桥畔水流声》一书出版,该书收录了44篇文稿。通读全书,里面的文章有的散发着浓浓的乡愁亲情,如《我的母亲》;有的则是作者对乡土文化的探究,如《嘉兴农村民居——草棚文化浅述》《嘉兴乡间米酒文化的探究》等;还有极有历史考证价值的对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的独家探究,如《张鹏飞之死》。

  闲暇之余,周振明还应约写了一些征文。“我年纪虽大,却童心未泯,看到什么地方征文,就蠢蠢欲动。”这些征文都被他收录在今年出版的《遵命集》中。

  “70年,在历史的长河中是短短的一瞬间,但对于我来说,却是漫长的一生。我从铺着石子的小路骑自行车到走出家门就可以上公交车;从奔波于乡间小路到漫步于秀洲大道路边的林荫下;从忙碌于三尺讲台到休闲于‘五公里秀湖环湖路’……”《遵命集》共有5章6篇19万字,在书中,周振明写了许多家乡从贫穷农村到繁华城市的变迁。

  周振明把“活到老,学到老”的理念体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2008年,他学会了电脑打字;2016年,他买了一架钢琴。“有人说,那么老了还学钢琴干啥。自然,我不会成为钢琴演奏家,但学一点,自得其乐不是很好吗?”他说。

  此外,周振明还参与了非物质文化普查、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和秀洲区区志的编写工作。为了丰富村民的文化生活,配合中心工作,他经常写一些宣传资料,《人人都做好居民》《总书记的话儿记心间》《公筷公勺见文明》等十多个快板和说唱、小品引起了不错的反响。

  “我就这样干着,辛苦着,幸福着。人活在世界上,要对社会和别人有一点用处,这就是人生的意义。”周振明说,接下去,他还要不断学习,努力使自己老有所乐、老有所为,把自己的见闻写下来,继续为家乡做一点事。

  

2021-11-25 □《秀洲八旬教师重操旧业为花甲老人上课》后续 4 4 嘉兴日报 content_82881.html 1 3 他为记录秀洲发展写下40多万字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