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版:新青年

夜韵

  

  ■程嘉瑶

  夜是怎样的呢?在诗人的笔下,夜晚常常伴随着思念。思念故乡,思念友人。

  他们总说“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也说“我谢月相怜,今宵不忍圆”。但在我的记忆里,夜不是这样的,它自有一番风味,是宁静与狂欢的交织。

  年幼时故乡的夜,是最难忘的。

  乡村的夜,少不了庙会。庙会在我家后几条路的“关阳庙”举办。每到这个时候,庙西侧那条路上就挤满了摊贩。你观赏着琳琅满目的灯笼和洋娃娃,空气中却飘来炒板栗的浓郁香气,焦甜焦甜的让人怎么能忍得住?油炸小摊呲啦啦的声音、孩童们催促的声音,咀嚼的声音,一股脑儿地钻进耳朵里。糖人儿亮晶晶地插着,棉花糖蓬蓬的像云朵,水果摊静悄悄地立一旁,在夏日里陈列瓜果……光是在庙会门口,便已然挪不动道儿。这,是孩子们的天堂。

  庙会里面更是热闹非凡,早就瞧见一排排七彩的灯光。小彩旗围着屋檐,前面是舞台,后面是化妆间,左边是放乐器的地方。一排排脑袋并排在化妆间门口,想要一睹花旦的芳容,领略小生的英姿。

  旦角头配鲜花珠玉,一亮相便惊艳众人;武生戴盔着甲,身手矫健利落,大将风范令人折服;小生清秀英俊,唱功多样,令人过目难忘;台上的伴奏忽地响遏行云又猛地急转直下,牵动着看客的心弦……无不赢来阵阵叫好!这是一群男女老少的狂欢。

  当然,夜晚也不缺沉静。

  家家户户门前,都有一棵小果树,或是几棵小盆栽。我家门前是一棵油桃树,再往前是小山坡,在夜色中静静地端坐着,可以听到远方传来的隐约曲声。人们挪出躺椅,穿着短衫短裤,手执一把蒲扇,慵懒地躺在上面聊天、扯家常,伴着满天的星光。

  陆续几声蒲扇拍大腿的声音传来,脆脆的。偶尔的一声“哎呦”,那一定是嘴毒的蚊子狠叮了隔壁大妈一口。还有连续的蝉声伴着几声蛙叫,起初觉得有些恼人,躺着凉快一会儿后,便觉着这声音就如同音乐一样,依着节奏,成为了夏夜中温柔的一部分。

  天幕中繁星散落,地上的孩子怎么也数不完。如果看到一颗闪着亮光的“星星”飞过去,那孩子一定会指着它兴奋地告诉大人,自己发现了一颗特别的星星。这时候啊,大人们总是会哈哈笑一阵儿,然后等孩子不知所以的时候,再不紧不慢地告诉他真相。那哪儿是什么星星呀?是夜行的飞机。孩子恍然大悟之后,周围又安静了下来。

  人们时不时地讨论两句,今年的戏班子哪个演员长相不俗,桃子结得好不好之类的话题,想到一茬儿就搭一句。桃树边的草丛里,偶尔有小猫小狗穿过,发出簌簌的声音,萤火虫的光点断续地移动,空气中飘散着泥土草木的芬芳。在这样的静谧中,手摇蒲扇,不自觉地在躺椅上进入梦乡。

  夜深一些,曲声弱了下来,老爷爷的呼声强了起来,传进了这一排乘凉人的耳朵里,粗钝而悠扬。再深一些,乘凉的人陆陆续续地收了躺椅,进了屋。他们叫醒打鼾的爷爷。

  一个个晚上就这样过去了。

  这就是我故乡的夜,它在我的记忆里是模糊而细致的,它容纳了很多的东西,有我的童年,有纯朴的乡情,有玩闹的狂欢,有自然的静谧……

  然而,“平淡,绚烂之极也”,繁华过后是否能戒掉浮躁,感受静谧中缓缓流动的美好,这是我们一生都要思考的命题,也是故乡的夜带给我的人生体悟。

  

2022-06-23 4 4 嘉兴日报 content_113832.html 1 3 夜韵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