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版:新青年

执笔者

  

  ■罗静宜

  午夜,乡村,山间,我坐在家中门槛上,托着腮望着天空,等待爸爸将我的烟花点燃。

  已经临近十二点,黑夜如同浓浆一般淌着。又有远方别家烟火的映衬,显得我头顶的天空更加暗淡。虽有星月护航,但夜空仍然像是被黑纱蒙了一层又一层。向下看去,远方群山伫立着它们黑灰的、雾蒙蒙的头。浙江南方的山大都不高,却挨得很紧,夜里的它们更是显得和彼此融为了一丛丛黑色的墨迹。白日棕黄的土地也被夜色染上了黑的色彩,一块一块地匍匐在山脚。鸟嘎嘎叫着,在黑夜中奔袭。它本该洁白或只有麻灰的羽衣,在黑暗中也几不可见,只作为黑暗中划破寂静的一道风声,裹挟着一团和它紧紧相拥的黑气,吹到我家里土房的檐下,就没了声响。我坐在门槛上,看着这暗色弥漫的黑夜,它与白天截然不同的气质和样貌让我既赞叹又畏惧。

  “砰!”烟火绚烂。和爸爸被五颜六色的花火吸引不一样,我的视线反而被夜幕吸引了。这边一朵红绿的烟花爆开,它身后的夜空就泛着紫;那边的夜空没有一颗星子照明,升起的黄色烟花却让它黑中泛白。紫光红光在夜幕中炸开,却也没有把它衬亮,反而让夜空显得更加浓稠。

  仰头累了,我的视线又向下移,靠着大门,看向远方花火下的群山。此时群山在灯火的掩映下犹如囚龙,忽明忽暗,忽黑忽灰地展现它们朦胧的身姿。再向下,微亮的星火照出田地臣服的姿态。鸟儿被吓得躲在巢里不敢吱声,风本就在这浓稠的夜里几不可感,现下夜展现出它强大的可与烟火匹敌的力量后,似乎连气味都不能捕捉。眼前的这一幅夜色,本该是壮阔清隽的江南山地,却在夜的笼罩下,显出了几分神秘和萧瑟。夜色,夜色,就因为有着这“夜”才让“色”显出和白日截然不同的气质吗?

  黑暗便是夜色最好的执笔者。烟花绚烂,却是在黑暗中才能爆炸出它所有的色彩;群山秀美,却是在黑暗中终于体现它巍峨沉默的风范;田地也本该是几块人工雕琢的泥土,但是在黑暗的威压下,田地竟有了坚定的保卫气质;象征着生命希望的鸟儿和风,在夜色中,也不能为这天地带去活泼的气息。就像人妄图燃放烟花为夜着色一样,鸟儿叫唤,风吹拂,都不能改变黑暗带给山中景色的质变。

  我为眼前的山中夜景折服。若不是年夜风俗,生长在山中近十年的我还从未看到过如此神秘诡谲的景象。想那白天一景一象皆和蔼可亲,夜晚却凶猛严厉好似要捉住人。我不禁蹭到爸爸身边寻求他的保护。爸爸却丝毫不怕,反而把打火机交给我,要我去点燃剩下的烟花。

  捏着手电筒,没走几步,我就紧张得回头。爸爸的身影已被黑暗包裹,而烟花筒却在几大步之外。我想要回缩的脚还未动作,爸爸鼓励的声音就穿过层层黑暗,推着让我向前走。金黄火苗在导火线上跳动,一朵朵烟花又势如破竹般冲向它永远也同化不了的夜空。檐下鸟儿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声响,群山也舞着亘古便未改变的却在夜色中更沉稳的姿态。起风了,树木随着看不见的风指挥左右倒着。烟花熄了,我看不见最底的田地,可它那处最为浓密的黑暗却无声地诉着它的情志。我左右摆头,看见的虽是黑雾浓浓的几笔景色,却仿佛看见其身后众物沉默的风姿。

  山中夜色独有的美丽,正是在黑暗中彰显。

  

2022-06-23 4 4 嘉兴日报 content_113834.html 1 3 执笔者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