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版:新青年

蝉鸣

  

  ■项立颖

  有多久没有看过星星了呢?答案大概是好久好久了。

  抬头四望,眼底闪烁的尽是一排排路灯,橘黄色的灯光晃得人眼晕。夜色之下,是汽车的呼啸而过,是霓虹灯随时变换的颜色,也是失眠夜晚里的不知所措。然而我记忆里应有的夜色,伴随着蝉鸣,出走在十岁那年的夏天。

  外婆家是江南宅院里的一厅,在老式木结构的房子后面搭建了一间两层小平房。十岁那年的夏天,就是在这里度过的。白天的时候,会陪着外婆在济川溪上洗衣服,看那根颇有历史年代的浣衣棒槌,在衣服上敲了又敲。那节奏就像是夏天的凉意一样,时而缓慢时而急促。午后,我赶着小猪吭哧吭哧地从村头跑到村尾,等外公种田回家。村子里的夜晚在慢慢悠悠里很早就开始了。在青砖铺成的小路里走着,跟在外婆的后面听她和隔壁阿婆聊一些家长里短,一会儿馋着街边小店柜台里五颜六色的泡泡糖,时而担心村子里的疯女人会不会来抢我手上的洋娃娃。低头细数脚下青砖的块数,不知不觉听着阿婆们的故事就走到小巷子的尽头。在逐渐浓起来的夜色里,我抬头看见前面阿婆的银发丝闪了又闪。

  后来被水井旁的嬉笑声吸引,一群男孩子们协力作战,引得好几只青蛙四处乱窜。他们拿着刚刚喝完的饮料瓶,紧跟在青蛙的后面,既不着急也不慌乱。在暗淡的夜色里,只听到青蛙呱呱乱叫,还有那群男孩子们止不住的笑声。现在回想那时候,明知道终究是一无所获的游戏,为什么会那样的乐此不疲?当我跟不上男孩子上前的脚步,狠狠地往水井里丢了一块小石子,“咕——咚”一声,水井也没有给我关于这场游戏的答案。随着他们爽朗开怀的笑声远去,井里的水在皎洁月光的照亮下,晃了又晃。

  夜色渐浓,那样的墨色仿佛是溢出来的湖水,平静而又深邃,点缀着好多好多颗星星。二楼小平房的阳台上,我和外婆并排躺着。铺上草席的弹簧床一点也不硌人。外公切好的西瓜就摆在一旁,甜甜的香气随着清风钻入鼻腔,是夏天最经典的味道。我摸着圆鼓鼓的肚子,在外婆旁边把天上的星星指了又指,还瞎编了好多星星的名字。院子里的橘子树,随着风簌簌唱歌,埋伏于其间的蝉虫也跟着节奏演唱,大有一较高低之意。院子围墙一角的风车花,栖息着零星几只的萤火虫。在那样的夜色里,我摸着外婆的耳垂呼呼入睡,蝉鸣就知了知了地喧闹了整个夏天。唯一还记得的是,蒲扇的清香和西瓜的香甜混在一起,编织了我一个又一个的美梦。在夜色里,就那样很安静又很幸福地长大。

  很久以后,难以再拥有那样奇妙又美满的梦。蝉鸣出走了,取而代之的是深夜里单曲循环的歌;星星出走了,答应给外婆摘星星的小孩,好像也很久没有看过星星了;童年也那样出走了,只剩下我一个人站在夜色里,把那一年的蛙声蝉鸣记了又记。夜幕四合,逃走的又何止是那年的蛙声蝉鸣,还有那个无忧无虑又爱做梦的小孩一直在微笑着挥手远去。

  

2022-06-23 4 4 嘉兴日报 content_113835.html 1 3 蝉鸣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