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版:长虹桥

拍鸟小记

※人间事

  

  ■禾尚

  

  这几天天气好,我每天早晨都兴冲冲提着长焦镜头找地方“打鸟”。“打鸟”是摄影人的术语,就是拍摄鸟类。我算不上发烧友,只是对摄影比较有兴趣,摄影装备只在入门级,水平也在入门与门外之间,但摄友们热情,把我拉入一个叫做“南湖鸟友群”的微信群里,于是每天都和群里的朋友一起交流摄影心得,也乐在其中。

  前几日,一位“鸟友”热情推荐,说在近郊蒋湾里,发现有大批的候鸟出现,名叫灰翅浮鸥,是一种很漂亮的鸟,让我们赶紧去拍。

  于是我按着他发来的地址,驱车前往。我沿着秀洲大道向北行驶,在乡间公路的一侧就看到许多水塘,有些水塘是养鱼的,有些水塘是养虾的,众多的鸟类在此或栖息或翱翔,我只认得白鹭灰鹭,还有喜鹊,其他的一群群的,我猜应该是灰翅浮鸥了。

  我也不知到没到蒋湾里,反正这里鸟多,我就把车停下来,下车的时候,蹿出来两条身量很小的土狗,冲着我吠,似乎我侵犯了它们的领地。作为不速之客的我确实打扰了它们的清净,人狗对峙相持了几十秒,一声叱喝从农舍里传出来,是一个年龄和我相仿的大姐,她喝住了狗,然后有些疑惑地看着我手中的相机。

  我指了指水塘说:“我是来拍鸟的。”那女子笑了,“鸟有什么好拍的?”我笑笑说:“好拍呀,鸟好看啊。”这时又出来一个身材略瘦的男人,脸部线条轮廓分明,一双眼睛又黑又亮,问:“你拍得好可以卖钱吗?”我说:“是可以卖钱,不过我水平不够,只是爱好,随便拍拍的。”

  接着,我架起三脚架,开始对着水面调镜头,鸟儿们嬉戏觅食,上下翻飞,我全神贯注。拍了几十分钟后,鸟儿们可能吃饱了,不再上蹿下跳地啄食,我也稍稍松懈下来,此时背后响起一个声音:“你一直这么站着累不累啊,给你个凳子坐坐吧。”

  原来我刚才没注意,那位大姐一直在离我不远的空地上从毛豆秆上捋毛豆。我俩就攀谈起来,原来这位大姐和她丈夫是从湖州菱湖镇上过来的,夫妻俩都姓丁,来嘉兴已经二十多年了,以前在王江泾那边,现在到这西家港桥也有四年多了,承包了六个鱼塘。

  我问:“承包鱼塘收入还可以吧?”丁大姐说:“还可以吧,也比较自由。”我说:“真羡慕你们呀,你看,这里空气这么好,景色还这么美,你们夫妻俩划着小船投喂鱼食,每天就像在逛公园一样,我们在城里租条船游玩,还得花钱呢。”

  丁大姐笑了,“哪像你说得那么好,每天都忙个不停,还要担心虾生病呢,要是生病了可不得了,买药抢救都来不及的。”

  确实,一行有一行的难处。我又指着鸟儿问:“这么多鸟儿每天经过,会不会一直吃你们的鱼和虾,这损失可不小啊,为什么不想想办法采取点措施?”

  “这些鸟儿可都是国家保护动物,每天看着它们,其实还挺有意思的。你要说损失嘛,就当是我们自己养了几只鸟吧。”丁大姐哈哈笑了起来。

  我说:“你们倒想得开,儿女肯定都很优秀吧?”

  “那是哩,我女儿研究生毕业,在杭州的一家大公司当上主管,高收入呢。儿子马上要读博士了,还谈了对象,是他同学。”大姐健谈,说到一对儿女,一脸骄傲的神情。

  “你真是好福气呀!”我赞叹道。丁大姐又笑了,说:“你拿两把毛豆去吧,我这会儿刚摘的,新鲜着呢。”

  我婉言谢绝了,但心里热乎乎的。我跟大姐约定,改天再过来拍鸟。

  

2022-09-23 ※人间事 4 4 嘉兴日报 content_127245.html 1 3 拍鸟小记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