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版:长虹桥

※茶话坊

又见过孟桥

  ■费志民

  

  小时候步行去乡下外婆家,中途要走过一座东西向的小石桥,名叫过孟桥。

  相比那些字面浅显的沈家石桥、朱家木桥,或寓意美好的隆兴桥、庆善桥,过孟桥这个名字有点古怪,让我好奇。后屋的叔爷爷识文断字,一个冬日,我缠着在廊下晒太阳的他,问起过孟桥为什么叫过孟桥的话题。叔爷爷边抽着水烟边慢条斯理地说:“过孟桥啊,就是那个大读书人孟子从前走过的。”见我呆呆地眨巴着眼睛,他又用长长的水烟壶嘴敲敲我的脑袋,“小孩子多走走这座桥,读得出书!”

  对叔爷爷解释的桥名来历,我自然信以为真。虽然觉得多走这座桥跟读得出书没啥关系,但我也宁信其有。那时去外婆家,不过桥走河东岸的大路其实更方便,可就因为叔爷爷的这番话,后来我常会有意过桥兜一圈,或者直接走河西那条远一点的小路了。

  直到小学高年级,有了基本的文化历史知识,我才发现叔爷爷对过孟桥的解释根本经不起推敲。孟子生活的年代,江南尚属蛮荒之地,别说他周游列国从未来过,就算到了也无桥可走。我想,叔爷爷不了解历史,定是道听途说、以讹传讹了;又或许,叔爷爷在故意编个故事鼓励我好好读书,若真如此,他还真有孟子的品行呢。

  我离开家乡上学、工作后,已许多年没见过过孟桥,对桥名的好奇心也渐渐归于湮灭。

  不久前的一个午后,我与妻子驱车行驶在老家一条林荫蔽日的村道上,途经一座水泥平桥时,车窗外忽闪过“过孟桥”三个醒目的红字。原来这里就是过孟桥啊,我尘封心底的记忆刹那间被唤醒,情不自禁地在西桥堍停下车,嘴里还不停地自言自语:“水泥桥肯定是新建的,老桥不会是拆了吧。”

  “看,前面不是有座老桥吗?这里还有块牌子呢。”妻子听我念叨老桥,指着南面百十米处的小石桥喊我。

  “对,这座就是老的过孟桥!”我一阵惊喜。而眼前这块文旅风十足的指示牌,正是介绍过孟桥的。

  我迫不及待地读起指示牌来。相传,这条小河的河东有一名姓过的才子,河西有位姓孟的小姐,两人在杭城同窗三载,相识相恋。后来过家向孟家提亲时,孟家考虑到两家隔着一条河,来回要绕很远的路,便提议合建一座桥,过家欣然答应。不久,小石桥建成,才子佳人也喜结连理。为了纪念这段佳话,便将小石桥起名为过孟桥。

  原来,这座普通的小石桥,这个让我好奇的桥名,竟隐藏着一段浪漫的爱情故事,真可谓鹊桥啊!虽然这只是无从考证、穿凿附会的传说,但仍感觉十分美好。

  我们沿着小河西岸的健身步道前行,很快便到了过孟桥旁。这座长约15米、宽仅1.5米的三孔无栏石板桥现已被列为文物保护点,整体保存完好,平整的桥面仍可正常通行,两侧桥额的桥名等文字依稀可辨。只是,东西两端的石阶已埋入厚厚的泥土,桥东由于人迹罕至,原先的道路被杂草和树木所遮盖。

  带着故友重逢的亲切感,我在桥上走了好几个来回,前后左右端详许久,方回到车上。回程中,我仍跟妻子诉说着过孟桥的往事,意犹未尽……

  

2022-09-23 ※茶话坊 4 4 嘉兴日报 content_127249.html 1 3 又见过孟桥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