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版:江南周末

我们去游泳

  ■陈锦丞

  

  庙会散场后,我们去游泳。有时我们散得早,天色还晃亮着,看见水浮泛绿色,阳光底下绸缎一样软。我们这些孩子,各人手上都攥着些什么玩意儿,找定河边的一棵枯树,安排小莹坐在滩涂石上,管着我们的衣服和刚从庙会买来的新鲜玩意儿。

  河水是温驯的。我们选在一块水流平缓之处,它由几块巨大的滩涂石围着,没有什么波澜。我们手脚并用地爬上滩涂石,从高跃下。父亲曾经教我:跳水时,两手护裆,千万不要头扎入水,因为水浅,底下都是滩涂石。

  万一磕到头,奶奶一般用菜油按揉包块。

  河水叫太阳炙晒了一整天,温温的。再去晚了,下水时就有些凉。若从岸边下河,如同拨开帘幕,一脚掀开,缓缓沉没下去。

  小莹忽然说:“山上的豹子会不会窜出来?”

  河岸一侧郁葱浓密。我们忽然怕了,着急地要她擦自己的嘴,这是古来的规矩,擦嘴,表明刚刚所说的是假话,是不作数的。小二对于擦嘴一事极为认真,他随身带有纸巾,自己说错了话,掏出纸巾擦一擦嘴。别人说错了话,他也要掏出纸巾,替别人擦一擦嘴。

  小莹一个下午都在学游泳,可还是学不会。而后,便只是抓着岸边的两块滩涂石,让自己轻轻地随水流漂荡着。小莹眼睛闭着,小脚漂荡着。

  就这样游泳,一时时间也忘了。不知是什么虫叫着,吱吱地回响,虫声如落。我们从树上摘来“冷饭煲”,泡在水里吃。

  我的童年就是这样的,往往很安静。

  忽然,下了一场雷阵雨。

  我先是听见隆隆雷声在遥远的山边隐作,低低地翻滚着。我们不甘心地又嬉戏了一会儿。雨还是来了,我们虽在水中泡个透彻,却也怕淋湿。小二最先跑到岸上,收拾他的家伙什。他家境不太好,在庙会上只买一些便宜、实用的家居用品,毛巾、牙刷,都是买给自己用的。他父母不太管理他的生活。平日游泳,我们游累了,都坐在滩涂石上歇息。小二从来不坐,因为滩涂石上有青苔,会脏了他的短裤。有一次,他在河边游泳时掉了八角钱,沿着河岸来来回回地搜寻,还去下游处摸了几回,没有找见,就哭丧了一个下午。我们那时嘲笑他的拮据,以为拮据就是小气,实则很不应该。他收拾毕了,将东西掼在手肘上,匆匆跑回了家。一会儿,朝天椒也拖着水痕,面向老树拧着他的裤衩。小莹也预备在雷雨之前离去了。雨还没有下,甚至还有一点金光刺眼的余晖。我从水里钻出脑袋,大声问:我们游泳和下雨有什么关系?我实在想不明白,我们既已湿透,在雨中游泳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的快乐,忽然叫一场意料外的雷阵雨终止了。他们害怕衣帽被淋湿,所以要赶快回家,我不怕。他们声音如豆点小了、远了,只留下我一人在原地伫立,看着他们淡长的影子在跑动。我一个人在长宁河的雨中再游几下,只有虫鸣作伴。坐在滩涂石上剥青苔。烟雾如蒸,我知道他们不会再回来了,也急忙拎起衣服,跑了回去。我希望世间有不散的筵席,不长大,天天逛庙会和游泳该多好啊。那种快乐多么脆弱,忽然就叫一场雷雨给终止了。

  (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2022-09-23 4 4 嘉兴日报 content_127255.html 1 3 我们去游泳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