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版:梅花洲

黄媛介与侨寓青藤书屋的王端淑

  黄媛介像

  王端淑像

  嘉善朱培峰藏黄媛介“写经砚”

  

  ■赵 青

  

  清顺治十一年(1654)冬季的某一日,嘉兴女诗人黄媛介从萧山西兴渡钱塘江首次入山阴,也就在此年的五月,34岁的山阴女诗人王端淑偕夫君丁圣肇迁居一代大师徐渭的故居青藤书屋。黄媛介与王端淑皆为明末清初女性文坛翘楚,无论两人之前是否邂逅过,此次的山阴相聚无疑使两位才华横溢的女诗人的人生轨迹发生数次交汇。

  引为至交的女诗人徜徉于古越山水间,吟哦酬唱,书写了女性文坛上一段令人艳羡的佳话。

  黄媛介(约1610—1668),字皆令,号如一道人、无瑕词史、禾中女史、天香女史、皆令女史等。明崇祯年间画家黄鼎、女诗人黄媛贞妹,布衣杨元勋妻,杨德麟、杨本善母。著有《如石阁漫草》《南华馆古文诗集》《离隐歌》《鸳湖闺咏》《湖上草》《越游草》等,与山阴梅市商景兰、祁修嫣、王端淑等有《梅市倡和集》,另有无锡出版家邹漪选本《黄皆令诗》。

  与出身寒门的黄媛介不同,王端淑出自官宦人家,其父王思任与阿公丁乾学同为明万历二十三年(1595)进士。她不仅博览群书,聪慧多才,且貌美如花。

  王端淑(1621—约1683),字玉映,别号映然子,又号青芜子、吟红主人。崇祯十六年(1643)衢州知府推官丁圣肇妻,丁卜年、丁君喜母。她编有《名媛诗纬初编》,著有《映然子吟红集》《留箧集》《恒心集》《无才集》《宜楼集》《玉映堂集》《史愚》等,辑有《名媛诗纬初编》《名媛文纬》《历代帝王后妃考》等。

  两位女诗人的交际在各自作品中有所展现,如清顺治十二年(1655)春,黄媛介参加王端淑挚友吴国辅夫人胡紫霞的浮翠轩雅集,作有《乙未上元吴夫人紫霞招同王玉映赵东玮陶固生诸社姊集浮翠轩迟祁修嫣张婉仙不至拈得元字》,王端淑则有《上元夕浮翠吴夫人招同黄皆令陶固生赵东玮家玉隐社集拈得元字》。清顺治十三年(1656),黄媛介再往山阴,有《丙申予客山阴雨中承丁夫人玉映过访居停祁夫人许弱云即演鲜云童剧偶赋志感》诗。

  其实黄媛介与王端淑之间的友情可以追溯到清顺治十年(1650),王端淑曾为黄媛介《溪山幽居图》写题跋:

  余闻皆令名久矣!奈一江间隔,未睹其著作。迨去秋,宗母寿辰,得读其诗焉。韶秀大雅,殊有林下风味,叹赏者久之。今又得观此画,秀丽中具贞淑之格而无脂粉气,真闺中之秀也。因志数语以表钦慕之忱,并作相从谈艺云尔。映然女史王端淑跋。

  王端淑还有《寄黄皆令梅花楼》《为龚汝黄题黄皆令画》《读鸳湖黄皆令诗》等诸诗,其中不难看出她对黄媛介的仰慕之情,可谓神交已久了。

  时隔368年的2022年11月5日——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笔者随嘉兴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去绍兴徐渭艺术馆,参观明末清初著名画家陈洪绶画展,领略晚明变形主义绘画大师精湛的画艺与洒脱的画风后,迫不及待地前去踏访徐渭故居青藤书屋。

  青藤书屋位于绍兴柯桥区前观巷大乘弄10号,原名榴花书屋,为徐渭之父徐鏓祖产。后来,徐渭入赘潘家,长兄徐淮去世后,榴花书屋转售他人。一代书画大师陈洪绶曾在此寓居有年,并题写了“青藤书屋”匾额,从此名闻天下。几经易主的青藤书屋于1955年由屋主捐献给政府,1979年列为国家文保单位。

  当笔者漫步于古朴典雅的青藤书屋时,幽静恬淡之气扑面而来,几株青翠的芭蕉与白墙相映,宛如一幅疏朗有致的画面。坐于石凳之上,思古之情悠然而发,因此突发奇想:黄媛介在山阴前前后后住了两三年,与山阴诸多闺秀结诗社、倡雅集、游园林、观戏剧,其间一定会拜访居于青藤书屋的王端淑,可惜黄媛介的诗集《越游草》已散佚,无法得窥其全貌。

  值得一提的是,明清易代之际,王端淑遭遇父亲殉节与颠沛流离之苦痛,有感而发,写下了两首长歌《悲愤行》与《苦难行》,与黄媛介的《离隐歌》有异曲同工之感。

  遥想当年,粉墙黛瓦,青藤榴花,两位极富才情的女诗人携手踱步于此,吴侬软语述说着各自的情怀。

  青藤书屋不仅仅书写了几位绘画大师的人生足迹,应该也见证了两位女诗人的旷世友情。

2022-11-24 4 4 嘉兴日报 content_136273.html 1 3 黄媛介与侨寓青藤书屋的王端淑 /enpproperty-->